metacha

- 编辑:admin -

metacha

  某认识的人,在某些方面可以说较专业,学识丰富。 但在政治观点上很偏激,举例说很瞧不起香港同胞,认为香港是被国内惯坏了吃饱撑的之类。 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尝试和这种人交友,并且维持和善的关系,并不失去自我观点?

  ,产生的观点分歧。比如,我可以和我绝大部分朋友心平气和的讨论民主是否可能实现,应当何时,以何种方式实现,可以讨论香港人表达政治意见的方式是不是理智。而不是有任一方抱定一个偏激到让人觉得无从讨论起的,甚至带有歧视性的观点,固执的拒绝改变,甚至将政治问题演化成对地域普通民众的仇恨。这样产生的分歧,已经不再是政治观点的分歧,而是思维方式的偏隘与开明之别 (以我国的国情,也可能只是获取甄别信息的能力之别╮(╯▽╰)╭)。对于坚持诸如“香港人是大陆人养着的还不知恩图报”和“香港现在所有问题都是因为回归和自助游”之类观点的人,如果我真的悲壮的抱定了要和他们当朋友的心,大概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谈话圈定在挖掘技术哪家强的范围内,并默默的对他的逻辑思辨能力存疑。

  ,应该是一个情商合格的现代人社交准则的一部分。持有各种政治观点的自由是权利,而不让它们成为别人的困扰是义务。同样的,那些在网络上因政治立场人身攻击他人,挑起地域仇恨,还有那些满口“港灿”“蝗虫”的人,他们的问题也不在于区区政治观点,而是